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正文

汉州、彭州被义军攻占,郭载樊知古逃走成都

  “哈哈.....樊大人如此畏首畏尾,怎么能成大事呢?我早已探明,‘乱民’主力离成都百里之遥,就是插翅飞来,也没那么快呀!”郭载自负地说,“明天正月十五,是一年一度的元宵佳节。我已经下了命令,城里要照常张灯结彩。我还要亲自去赏灯,与民同乐,以安抚民心呢。”

  两人正说着,一个官吏送来一份报告。郭载一看,是汉州、彭州被义军攻占的消息。他连声骂道:“饭桶,真是一群饭桶!”

  樊知古看了报告,又提醒说:“郭大人,‘乱民’的气焰仍旧器张得很呢。”

  汉州、彭州被义军攻占,郭载樊知古逃走成都

  郭载刚想反驳,又有一个官吏,慌慌张张进来报 告说:“郭大人,不好了,宿翰将军败退回来了!”

  “什么?”郭载登时目瞪口呆。樊知古紧张地说:“郭大人,我们中计了,中计了。”话音未落,宿翰衣甲不整,一副狼狈相地跑了进来,报告说:“郭大人,我军正、正在追击,不料突然遇遭‘乱民’主....主力!”

  “哪里来的‘乱民’主力?”郭载青筋爆起地叫道。

  “‘乱民’主力隐蔽在成、成都外围,根本不曾远去。我军遭到突然包围,损失惨重,好不容易才突、突围而出。现在,‘乱民’正从城的四面,架起云梯猛攻哩。”宿翰胆战心惊地说。

  “你得给我死守,死守!守不住,我要你的脑袋!”郭载气急败坏地吼道。

  汉州、彭州被义军攻占,郭载樊知古逃走成都

  “是,是。”宿翰硬着头皮说。

  宿翰走了以后,郭载六神无主,呆呆地坐着,半晌说不出话来。樊知古焦急得如坐针毡。最后,他耐不住了,轻轻地说:“郭大人,形势看来不妙啊!”郭载清醒过来了。这一下,他再也不硬充什么“好汉”了,连忙说:快“樊大人,你说,你我该如何是好呢?”

  “赶快走,今天夜里就走,到梓州去避一避。那儿我经管多年,还能守得住。”樊知古说。

  郭载犹豫了一会,觉得到底还是性命要紧,什么“前程”、“朝廷命官”,都顾不得了。他长叹一声,答应说:“好吧。”

御猫融和细支怎么样 御猫融和细支香烟价格和口感分析

汉州、彭州被义军攻占,郭载樊知古逃走成都

玉溪透明香烟品吸一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评论列表(共7条评论):

  • 繁康适     发布于 2021-06-02 05:28:56  回复该评论
  • 彩。我还要亲自去赏灯,与民同乐,以安抚民心呢。”  两人正说着,一个官吏送来一份报告。郭载一看,是汉州、彭州被义军攻占的消息。他连声骂道:“饭桶,真是一群饭桶!”  樊知古看了报告,又提醒说:“郭大人,‘乱民’
  • 佘秋巧     发布于 2021-06-02 21:25:21  回复该评论
  • 说:快“樊大人,你说,你我该如何是好呢?”  “赶快走,今天夜里就走,到梓州去避一避。那儿我经管多年,还能守得住。”樊知古说。  郭载犹豫了一会,觉得到底还是性命要紧,什么“前程”、“朝廷命官”,都顾不得了。他
  • 钭天心     发布于 2021-06-02 21:25:21  回复该评论
  •  “哪里来的‘乱民’主力?”郭载青筋爆起地叫道。  “‘乱民’主力隐蔽在成、成都外围,根本不曾远去。我军遭到突然包围,损失惨重,好不容易才突、突围而出。现在,‘乱民’正从城的四面,架起云梯猛攻哩。”宿翰胆战心惊地说。  “你得给我死守,死守!守不住
  • 孙怀芹     发布于 2021-06-08 19:53:17  回复该评论
  • 坏地吼道。    “是,是。”宿翰硬着头皮说。  宿翰走了以后,郭载六神无主,呆呆地坐着,半晌说不出话来。樊知古焦急得如坐针毡。最后,他耐不住了,轻轻地说:“郭大人,形势看来不妙啊!”郭载清醒过来了。这一
  • 赫连子欣     发布于 2021-06-08 19:53:17  回复该评论
  • ’主力?”郭载青筋爆起地叫道。  “‘乱民’主力隐蔽在成、成都外围,根本不曾远去。我军遭到突然包围,损失惨重,好不容易才突、突围而出。现在,‘乱民’正从城的四面,架起云梯猛攻哩。”宿翰胆战心惊地说。  “你得给我死守,死守!守不住,我要你的脑袋!”郭载气
  • 镜经赋     发布于 2021-06-08 19:53:17  回复该评论
  •   “哈哈.....樊大人如此畏首畏尾,怎么能成大事呢?我早已探明,‘乱民’主力离成都百里之遥,就是插翅飞来,也没那么快呀!”郭载自负地说,“明天正月十五,是一年一度的元宵佳节。我已经下了命令,城里要照常张灯结彩。我还要亲自去赏灯,与民同乐,以安抚民心呢。”  两人正说着,一个官吏送来
  • 蓟鸿朗     发布于 2021-06-08 19:53:17  回复该评论
  •   “哈哈.....樊大人如此畏首畏尾,怎么能成大事呢?我早已探明,‘乱民’主力离成都百里之遥,就是插翅飞来,也没那么快呀!”郭载自负地说,“明天正月十五,是一年一度的元宵佳节。我已经下了命令,城里要照常张灯结彩。我还要亲自去赏灯,与民同乐,以安抚民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