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正文

魏孝文帝带病亲征,御驾亲征的结局是什么样的?

  当魏孝文帝因病回洛阳治疗的时候,南朝齐国的国君肖鸾也去世了,他的儿子肖宝卷继承了皇位。肖宝卷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对北魏夺去沔汉以北领土,本就耿耿于怀,今闻魏孝文帝病势垂危,便立即派太尉陈显达亲率大军前去收复失地。

  魏孝文帝带病亲征,御驾亲征的结局是什么样的?

  陈显达是南齐名将,懂得兵法战阵。他率领数万精兵,衔枚(口中衔着像筷子一样的东西,防止说话)疾走,绕过大州大郡,人不知鬼不觉地来到原属南齐最北面的领土马圈城(今河南南阳西北)。出其不意地把数万大军压在这个小小的城下,一举便攻克了。然后,派部将庄丘黑分兵进取另一个小城顺阳(今河南南阳正西)。准备先给北魏各州郡守将一个下马威,造成精神上的紧张,然后由北向南逐州逐郡进攻。

  马圈城失陷的消息,很快报到洛阳。

  魏孝文帝回洛阳养病之后,护理、治疗由彭城王元勰负责。如此重大军情,元勰自然是不敢不报给皇帝知道。魏孝文帝接到彭城王转达的报告之后,便在病中召集众家大臣,商议对敌之策。

  任城王元澄说:“陈显达率骑兵首先攻破马圈城,然后调头向南进军,以臣看来,眼下尚无北犯之意。臣愿率一支人马与敌交锋,请万岁定夺。”

  魏孝文帝说:“不对。古来善用兵者,常常是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我们只有常备方能无患,洛都离马圈城不过数百里路,骑兵不过是两三日的路程,千万麻痹不得。因此,我命你镇守国都,另派彭城王督师迎敌。”

  魏孝文帝带病亲征,御驾亲征的结局是什么样的?

  彭城王元勰说:“谨遵圣命。如今大敌当前,火在眉睫,出兵越快越好。请万岁另派护理医病之人,臣好即刻点兵。”

  魏孝文帝强打精神笑了一笑说:“这倒不必另派人,护理我仍是你的职责...”

  众人都不解地看着他。

  魏孝文帝接着说:“朕与卿一起出征。”

  众家大臣听说万岁要抱病亲征,都慌了,顾不得朝阁礼仪,七嘴八舌地乱说起来。不过大家所说的内容却很一致,都是劝说皇上留在京城,万万不可出征。任城王见大家乱嘈嘈的,便用了一个手势让大家停下来。然后,他上前恳求地说:

  “万岁千万不可亲征。臣甘愿立下军令状率兵前往。”

  “胜败乃兵家常事,就是寡人亲征也断无必胜之理,所以我一贯是不主张用什么军令状的。”

  魏孝文帝带病亲征,御驾亲征的结局是什么样的?

  “自古以来,万岁爷亲征,多是国家安危之际。如今只有陈显达数万人骚扰,而皇上竟要抱病亲征,臣以为没有那个必要!”

  “你说的不对!”魏孝文帝坚持自己的意见说:“沔汉一带,我们刚刚统一,便又被敌夺去,人心必然动乱,今后再求统一大业,就不容易了。这是第一。南齐之所以敢来北犯,是闻得寡人有病,如果我能在两军阵前露面,犯敌必慌,我战必利。这是第二。沔汉一带州郡,虽然有我将领把守,但原来的南齐将领留用的也不少,他们新归乍降,两军对垒能否一心一意,很难断定,朕若能亲征,便能稳定他们,免出变故。这是第三。有此三条,朕意已决,众爱卿不必多说了,各自准备去吧。”

品味红河烟红河扁盒精品 清香型烟中的经典之作

魏孝文帝带病亲征,御驾亲征的结局是什么样的?

利群天外天多少钱一包 利群天外天价格表202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评论列表(共4条评论):

  • 巫马晶晶     发布于 2021-06-03 07:16:08  回复该评论
  • 。任城王见大家乱嘈嘈的,便用了一个手势让大家停下来。然后,他上前恳求地说:  “万岁千万不可亲征。臣甘愿立下军令状率兵前往。”  “胜败乃兵家常事,就是寡人亲征也断无必
  • 仇璠     发布于 2021-06-03 07:16:08  回复该评论
  •   当魏孝文帝因病回洛阳治疗的时候,南朝齐国的国君肖鸾也去世了,他的儿子肖宝卷继承了皇位。肖宝卷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对北魏夺去沔汉以北领土,本就耿耿于怀,今闻魏孝文帝病势垂危,便立即派太尉陈显达亲率大军前去收复失地。    陈显达是南齐
  • 隽阳     发布于 2021-06-03 07:16:08  回复该评论
  • 攻破马圈城,然后调头向南进军,以臣看来,眼下尚无北犯之意。臣愿率一支人马与敌交锋,请万岁定夺。”  魏孝文帝说:“不对。古来善用兵者,常常是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我们只有常备方能无患,洛都离马圈城不过数百里路,
  • 卑问     发布于 2021-06-03 07:16:08  回复该评论
  • 城,然后调头向南进军,以臣看来,眼下尚无北犯之意。臣愿率一支人马与敌交锋,请万岁定夺。”  魏孝文帝说:“不对。古来善用兵者,常常是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我们只有常备方能无患,洛都离马圈城不过数百里路,骑兵不过是两三日的路程,千万麻痹不得。因此,我命你镇守国都,另派彭城王督师迎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