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正文

欧阳修给高若讷写了什么信让高若讷满脸通红?

  走了几步的欧阳修实在憋不住,回头说道:高司谏您的高见,我是不敢苟同的,对不起,我失陪了。”高若讷对他这种态度,很不满意,傲慢地站起身来,冷冷地回了一句:“欧阳馆阁回府后,可以再想想,以后有机会我们还可以再谈谈。”

  第二天,欧阳修见到尹师鲁,问起高若讷,尹师鲁气愤地说:“我过去算是看错人了。高若讷这个人表面上肥小怕事,其实是个看风使舵、逢迎拍马的小人。我是决不再和他来往了!”

  欧阳修给高若讷写了什么信让高若讷满脸通红?

  欧阳修更气了,愤怒地说:“这样的人怎么能当谏官呢?当谏官如果不能直言敢谏,秉公办事,

  那是要坏大事的啊!”尹师鲁长叹一声说:“眼看范仲淹受屈遭贬,有些人别哲保身,有些人混淆是非,又有什么办法呢!”欧阳修义愤填膺地说:“不行!

  我不能让他们这样是非不分,我要写封信给他,痛斥他的丑恶行为!如果他真是一点良心也没有的小人,就让他拿着我欧阳修的信告发去吧!”

  尹师鲁兴奋地说:“好,写得痛快些,把我的名字也写上,大不了不当这个官,也不能让这些小人得意。”

  欧阳修给高若讷写了什么信让高若讷满脸通红?

  几天后,高若讷就收到了一封《与高司谏书》的长信。信的意思是这样:司谏先生,我十七岁时,住在随州,从天圣二年(公元1024年)的进士榜文上,知道了您的姓名。当时我还年轻,很少和人们交往,又住在偏远之地,只知道榜上的宋庠、宋祁和叶道卿、郑天休等几位的文章很有名。人们都认为那一次考出了人才,而您也混杂在他们中间。我早就对您有所怀疑,不知您是个什么样的人,过了十一年,我来到京城,您成了御史(监察官吏失职的官)里行,我曾向尹师鲁打听,他说您是一个正直而有学问的人。我不大相信。正直的人是不会不讲原则,随便附和别人的,有学问的人必然是明辨是非的。有明辨是非的眼光,又担任了议论朝廷政事、监察官吏过失的官职,却遇事不发言,和平常的人没什么两样,这怎么能算是贤明的人呢?因此我不能不怀疑您。自从您当了谏官后,我才和您相识。看到您那刚直严肃的样子,谈论历史上的事情,倒也明白动听,对于是非的表扬批评,大体也还正确。唉,用这样善辩的口才,在人们面前表现,谁会不喜欢您呢?虽然这样,我还是怀疑您,究竟是不是真君子。这就是十四年中,我曾先后三次怀疑您的经过。

  高司谏读完这一段,脸上火辣辣的,心里酸溜溜的。

长寿尊爵7香烟多少钱 台湾长寿香烟口感评测

欧阳修给高若讷写了什么信让高若讷满脸通红?

贵烟盛世多少钱一包 贵烟盛世价格一览表202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评论列表(共7条评论):

  • 郸锦诗     发布于 2021-05-28 05:26:26  回复该评论
  • 出了人才,而您也混杂在他们中间。我早就对您有所怀疑,不知您是个什么样的人,过了十一年,我来到京城,您成了御史(监察官吏失职的官)里行,我曾向尹师鲁打听,他说您是一个正直而有学问的人。我不大
  • 邰永昌     发布于 2021-05-28 05:26:26  回复该评论
  • 明辨是非的眼光,又担任了议论朝廷政事、监察官吏过失的官职,却遇事不发言,和平常的人没什么两样,这怎么能算是贤明的人呢?因此我不能不怀疑您。自从您当了谏官后,我才和您相识。看到您那刚直严肃的样子,谈论历史上的事情,倒也明白动听,对于是
  • 承从菡     发布于 2021-05-28 05:26:26  回复该评论
  • ?虽然这样,我还是怀疑您,究竟是不是真君子。这就是十四年中,我曾先后三次怀疑您的经过。  高司谏读完这一段,脸上火辣辣的,心里酸溜溜的。
  • 上官飞光     发布于 2021-05-29 19:07:00  回复该评论
  • 中,我曾先后三次怀疑您的经过。  高司谏读完这一段,脸上火辣辣的,心里酸溜溜的。
  • 栗曼青     发布于 2021-05-29 19:07:00  回复该评论
  • “我过去算是看错人了。高若讷这个人表面上肥小怕事,其实是个看风使舵、逢迎拍马的小人。我是决不再和他来往了!”    欧阳修更气了,愤怒地说:“这样的人怎么能当谏官呢?当谏官如果不能直言敢谏,秉公办事,  那是要坏大事的啊!”尹师鲁长叹一声说:“眼看范仲淹受屈遭贬,有些人别哲
  • 夏侯依柔     发布于 2021-05-29 19:07:00  回复该评论
  • 附和别人的,有学问的人必然是明辨是非的。有明辨是非的眼光,又担任了议论朝廷政事、监察官吏过失的官职,却遇事不发言,和平常的人没什么两样,这怎么能算是贤明的人呢?因此我不能不怀疑您。自从您当了谏官后,我才和您相识。看到您那刚直严肃的样子,谈论历史上的事情,倒也明白动听,对
  • 秋凝远     发布于 2021-05-29 19:07:00  回复该评论
  • ,问起高若讷,尹师鲁气愤地说:“我过去算是看错人了。高若讷这个人表面上肥小怕事,其实是个看风使舵、逢迎拍马的小人。我是决不再和他来往了!”    欧阳修更气了,愤怒地说:“这样的人怎么能当谏官呢?当谏官如果不能直言敢谏,秉公办事,  那是要坏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