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正文

《论吃饭》原文及鉴赏

  我们有自古流传的两句话:一是“衣食足则知荣辱”,见于《管子》《牧民》篇,一是“民以食为天”,是汉朝郦食其说的。这些都是从实际政治上认出了民食的基本性,也就是说从人民方面看,吃饭第一。另一方面,告子说,“食,色,性也”,是从人生哲学上肯定了食是生活的两大基本要求之一。《礼记》《礼运》篇也说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这更明白。照后面这两句话,吃饭和性欲是同等重要的,可是照这两句话里的次序,“食”或“饮食”都在前头,所以还是吃饭第一。

  这吃饭第一的道理,一般社会似乎也都默认,虽然历史上没有明白的记载。但是近代的情形,据我们的耳闻目见,似乎足以教我们相信从古如此。例如苏北的饥民群到江南就食,差不多年年有。最近天津《大公报》登载的费孝通先生的《不是崩溃是瘫痪》一文中就提到这个。这些难民虽然让人们讨厌,可是得给他们吃饭。给他们吃饭固然也有一二成出于慈善心,就是恻隐心,但是八九成是怕他们,怕他们铤而走险。“小人穷斯滥矣”,什么事做不出来!给他们饭吃,江南人算是认了。

  可是法律管不着他们吗?官儿管不着他们吗?干吗要怕要认呢?可是法律不外乎人情,没饭吃要吃饭是人情,人情不是法律和官儿压得下的。没饭吃会饿死,严刑峻罚大不了也只是个死。这是一群人,群就是力量:谁怕谁!着怕的倒是那些有饭吃的人们,他们没奈何只得认点儿。所谓人情,就是自然的需求,就是基本的欲望,其实也就是基本的权利。但是饥民群还不自觉有这种权利,一般社会也还不会认清他们有这种权利;饥民群只是冲动的要吃饭,而一般社会给他们饭吃,也只是默认了他们的道理,这道理就是吃饭第一。

  三十年夏天笔者在成都住家,知道了所谓“吃大户”的情形。那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天又干,米粮大涨价,并且不容易买到手。于是乎一群一群的贫民一面抢米仓,一面“吃大户”。他们开进大户人家,让他们煮出饭来吃了就走。这叫做“吃大户”。“吃大户”是和平的手段,照惯例是不能拒绝的,虽然被吃的人家不乐意。当然真正有势力的尤其有枪杆的大户,穷人们也识相,是不敢去吃的。敢去吃的那些大户,被吃了也只好认了。那回一直这样吃了两三天,地面上一面赶办平粜,一面严令禁止,才打住了。据说这“吃大户”是古风;那么上文说的饥民就食,该更是古风吧。

  但是儒家对于吃饭却另有标准。孔子认为政治的信用比民食更重,孟子倒是以民食为仁政的根本;这是因为春秋时代不必争取人民,战国时代就非争取人民不可。然而他们论到士人,却都将吃饭看做一个不足重轻的项目。孔子说,“君子固穷”,说吃粗饭,喝冷水,“乐在其中”,又称赞颜回吃喝不够,“不改其乐”。道学家称这种乐处为“孔颜乐处”,他们教人“寻孔颜乐处”,学习这种为理想而忍饥挨饿的精神。这理想就是孟子说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也就是所谓“节”和“道”。孟子一方面不赞成告子说的“食,色,性也”,一方面在论“大丈夫”的时候列入了“贫贱不能移”一个条件。战国时代的“大丈夫”,相当于春秋时的“君子”,都是治人的劳心的人。这些人虽然也有饿饭的时候,但是一朝得了时,吃饭是不成问题的。不像小民往往一辈子为了吃饭而挣扎着。因此士人就不难将道和节放在第一,而认为吃饭好像是一个不足重轻的项目了。

  伯夷叔齐据说反对周武王伐纣,认为以臣伐君,因此不食周粟,饿死在首阳山。这也是只顾理想的节而不顾吃饭的。配合着儒家的理论,伯夷叔齐成为士人立身的一种特殊的标准。所谓特殊的标准就是理想的最高的标准;士人虽然不一定人人都要做到这地步,但是能够做到这地步最好。

  经过宋朝道学家的提倡,这标准更成了一般的标准,士人连妇女都要做到这地步。这就是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句话原来是论妇女的,后来却扩而充之普遍应用起来,造成了无数的惨酷的愚蠢的殉节事件。这正是“吃人的礼教”。人不吃饭,礼教吃人,到了这地步总是不合理的。

  士人对于吃饭却还有另一种实际的看法。北宋的宋郊、宋祁兄弟俩都做了大官,住宅挨着。宋祁那边常常宴会歌舞,宋郊听不下去,教人和他弟弟说,问他还记得当年在和尚庙里咬菜根否?宋祁却答得妙:请问当年咬菜根是为什么来着!这正是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做了“人上人”,吃得好,穿得好,玩儿得好;“兼济天下”于是成了个幌子。照这个看法,忍饥挨饿或者吃粗饭,喝冷水,只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大吃大喝,痛快的玩儿。吃饭第一原是人情,大多数士人恐怕正是这么在想。不过宋郊、宋祁的时代,道学刚起头,所以宋祁还敢公然表示他的享乐主义;后来士人的地位增进,责任加重,道学的严格的标准掩护着也约束着在治者地位的士人,他们大多数心里尽管那么在想,嘴里却就不敢说出。嘴里虽然不敢说出,可是实际上往往还是在享乐着。于是他们多吃多喝,就有了少吃少喝的人;这少吃少喝的自然是被治的广大的民众。

  民众,尤其农民,大多数是听天由命安分守己的,他们惯于忍饥挨饿,几千年来都如此。除非到了最后关头,他们是不会行动的。他们到别处就食,抢米,吃大户,甚至于造反,都是被逼得无路可走才如此。这里可以注意的是他们不说话;“不得了”就行动,忍得住就沉默。他们要饭吃,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有饭吃;他们行动,却觉得这种行动是不合法的。所以就索性不说什么话。说话的还是士人。他们由于印刷的发明和教育的发展等等,人数加多了,吃饭的机会可并不加多,于是许多人也感到吃饭难了。这就有了“世上无如吃饭难”的慨叹。虽然难,比起小民来还是容易。因为他们究竟属于治者,“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有的是做官的本家和亲戚朋友,总得给口饭吃;这饭并且总比小民吃的好。孟子说做官可以让“所识穷乏者得我”,自古以来做了官就有引用穷本家穷亲戚穷朋友的义务。到了民国,黎元洪总统更提出了“有饭大家吃”的话。这真是“菩萨”心肠,可是当时只当作笑话。原来这句话说在一位总统嘴里,就是贤愚不分,赏罚不明,就是糊涂。然而到了那时候,这句话却已经藏在差不多每一个士人的心里。难得的倒是这糊涂!

  第一次世界大战加上五四运动,带来了一连串的变化,中华民国在一颠一拐的走着之字路,走向现代化了。我们有了知识阶级,也有了劳动阶级,有了索薪,也有了罢工,这些都在要求“有饭大家吃”。知识阶级改变了士人的面目,劳动阶级改变了小民的面目,他们开始了集体的行动;他们不能再安贫乐道了,也不能再安分守己了,他们认出了吃饭是天赋人权。公开的要饭吃,不是大吃大喝,是够吃够喝,甚至于只要有吃有喝。然而这还只是刚起头。到了这次世界大战当中,罗斯福总统提出了四大自由,第四项是“免于匮乏的自由”。“匮乏”自然以没饭吃为首,人们至少该有免于没饭吃的自由。这就加强了人民的吃饭权,也肯定了人民的吃饭的要求;这也是“有饭大家吃”,但是着眼在平民,在全民,意义大不同了。

  抗战胜利后的中国,想不到吃饭更难,没饭吃的也更多了。到了今天一般人民真是不得了,再也忍不住了,吃不饱甚至没饭吃,什么礼义什么文化都说不上。这日子就是不知道吃饭权也会起来行动了,知道了吃饭权的,更怎么能够不起来行动,要求这种“免于匮乏的自由”呢?于是学生写出“饥饿事大,读书事小”的标语,工人喊出“我们要吃饭”的口号。这是我们历史上第一回一般人民公开的承认了吃饭第一。这其实比闷在心里糊涂的骚动好得多;这是集体的要求,集体是有组织的,有组织就不容易大乱了。可是有组织也不容易散;人情加上人权,这集体的行动是压不下也打不散的,直到大家有饭吃的那一天。

  1947年

  《论吃饭》原文及鉴赏

  鉴赏:《论吃饭》是一篇议论性很强的文章,它议论的是人生的第一大问题吃饭问题;也是一篇政治性很强的文章,这只要看文章的最后一段就会明白。抗战胜利后,人们以为从此会过安宁的生活了,不想却“吃饭更难,没饭吃的也更多了。”于是,学生起来要饭吃,工人起来要饭吃。这正是抗战胜利后全国性的“反饥饿、反内战”运动的写照。这篇文章正代表了当时广大群众的呼声。朱自清本来是一个四平八稳的作家、学者、教授,为人正直、朴实,少有激烈的言辞。就是这样一个本分的教授,忍不住也说话了,可见当时吃饭问题的严重性。

  不过,这文章还是显示着朱自清的风格。

  首先是平实。当时的学生既然发出了“饥饿事大,读书事小”的吼声,可见当时吃饭问题已成火山爆发之势,作者的心底当然也有一团火,但作者的行文还是那样平实。文章里没有激烈的言辞,没有剑拔弩张之势,而是用相当朴素的语言,自古至今地评说吃饭的重要性,并以真挚的感情灌注于文字中。文章不是以激越的感情鼓动人,而是以真挚的感情感动人。

  其次是说理确切,不容反驳。吃饭问题是一个大题目,可以讲出许多“应该有饭吃”的理由。在本文中,作者是抓住了两个关键加以述说。一是从中国的传统思想的角度,抓住“民以食为天”。文中引用告子的话,引用《礼记》中的话,都在于说明“民以食为天”的思想明明载于圣经贤传,民要有饭吃是天经地义。二是从欧美现代思想的角度,抓住“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天赋人权”。既然如此,人们没饭吃而“公开的要饭吃”,便是基本人权范围内的事,当然是合理合法之至。这样,无论是从中国的传统思想讲还是从欧美现代思想讲,没饭吃的人民起来要饭吃,都是天经地义、无可指责的。这就将所有反对“反饥饿斗争”的人们的嘴巴封住了。这里表现出的是作者构思的严密,是思考的深刻,是经验的丰富。

  这篇文章就是在具体行文中也是很缜密的。如儒家把“节”看成是人生第一位的东西。这与“吃饭第一”显然不一致。作者对此特加论述,指出“士人”大多不缺饭吃,他们说的和做的又是两回事,弄到“人不吃饭,礼教吃人”的地步“总是不合理的”。这就将一些人的嘴预先堵上了。再如文章的最后,既是严密的推论,又入木三分,如此精辟的论断,充分显示着一个学者的严谨和深刻。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努力搬砖的说说

《论吃饭》原文及鉴赏

每天进步一点点经典语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评论列表(共6条评论):

  • 腾尔丝     发布于 2021-05-29 22:19:20  回复该评论
  • 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有饭吃;他们行动,却觉得这种行动是不合法的。所以就索性不说什么话。说话的还是士人。他们由于印刷的发明和教育的发展等等,人数加多了,吃饭的机会可并不加多,于是许
  • 邶毅然     发布于 2021-05-29 22:19:20  回复该评论
  • 。孟子一方面不赞成告子说的“食,色,性也”,一方面在论“大丈夫”的时候列入了“贫贱不能移”一个条件。战国时代的“大丈夫”,相当于春秋时的“君子”,都是治人的劳心的人。这些人虽然也有饿饭的时候,但是一朝得了时,吃
  • 解飞雪     发布于 2021-05-30 23:38:30  回复该评论
  • 乏的自由”是“天赋人权”。既然如此,人们没饭吃而“公开的要饭吃”,便是基本人权范围内的事,当然是合理合法之至。这样,无论是从中国的传统思想讲还是从欧美现代思想讲,没饭吃的人民起来要饭吃,都是天经地义、无可指责的。这就将所有反对“反饥饿斗争”的人们的嘴巴封住了。这里表现
  • 钮忆曼     发布于 2021-05-30 23:38:30  回复该评论
  • 家、学者、教授,为人正直、朴实,少有激烈的言辞。就是这样一个本分的教授,忍不住也说话了,可见当时吃饭问题的严重性。  不过,这文章还是显示着朱自清的风格。  首先是平实。当时的学生既然
  • 荣骞魁     发布于 2021-05-30 23:38:30  回复该评论
  • 当时广大群众的呼声。朱自清本来是一个四平八稳的作家、学者、教授,为人正直、朴实,少有激烈的言辞。就是这样一个本分的教授,忍不住也说话了,可见当时吃饭问题的严重性。  不过,这文章还是显示着
  • 及修平     发布于 2021-05-30 23:38:30  回复该评论
  •   我们有自古流传的两句话:一是“衣食足则知荣辱”,见于《管子》《牧民》篇,一是“民以食为天”,是汉朝郦食其说的。这些都是从实际政治上认出了民食的基本性,也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