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正文

郭沫若《瓶(选十三首)》原文欣赏

  瓶(选十三首)

  第一首

  静静地,静静地,闭上我的眼睛,

  把她的模样儿慢慢地,慢慢地记省——

  她的发辫上有一个琥珀的别针,

  几颗璀璨的钻珠儿在那针上反映。

  她的额沿上蓄着有刘海几分,

  总爱俯视的眼睛不肯十分看人。

  她的脸色呀,是的,是白皙而丰润,

  可她那模样儿呀,我总记不分明。

  我们同立过放鹤亭畔的梅荫,

  我们又同饮过抱朴庐内的芳茗。

  宝叔山上的崖石过于嶙峋,

  我还牵持过她那凝脂的手颈。

  她披的是深蓝色的绒线披巾,

  有好几次被牵挂着不易进行,

  我还幻想过,是那些痴情的荒荆,

  扭着她,想和她常常亲近。

  啊,我怎么总把她记不分明!

  她那蜀锦的上衣,青罗的短裙,

  碧绿的绒线鞋儿上着耳根,

  这些都还在我如镜的脑中驰骋。

  我们也同望过宝叔塔上的白云,

  白云飞驰,好像是塔要倾陨,

  我还幻想过,在那宝叔山的山顶

  会添出她和我的一座比翼的新坟。

  啊,我怎么总把她记不分明!

  桔梗花色的丝袜后鼓出的脚胫,

  那是怎样地丰满、柔韧、动人!

  她说过,她能走八十里的路程。

  我们又曾经在那日的黄昏时分,

  渡往白云庵里去,叩问月下老人。

  她得的是:“虽有善者亦无如之何矣”,

  我得的是:“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像这样漫无意义的滑稽的签文,

  我也能一一地记得十分清醒,

  啊,我怎么总把她记不分明!

  “明朝不再来了”——这是最后的莺声。

  啊,好梦哟!你怎么这般易醒?

  你怎么不永永地闭着我的眼睛?

  世间上有没有能够图梦的艺人,

  能够为我呀图个画图,使她再生?

  啊,不可凭依的哟,如生的梦境!

  不可凭依的哟,如梦的人生!

  一日的梦游幻成了终天的幽恨。

  只有这番的幽恨,嗳,最是分明!

  2月18日晨

  郭沫若《瓶(选十三首)》原文欣赏

  第二首

  姑娘哟,你远隔河山的姑娘!

  我今朝扣问了三次的信箱,

  一空,二空,三空,

  几次都没有你寄我的邮筒。

  姑娘哟,你远隔河山的姑娘!

  我今朝过度了三载的辰光,

  一冬,二冬,三冬,

  我想向墓地里呀哭诉悲风。

  20日晨

  第三首

  梅花,放鹤亭畔的梅花呀!

  我虽然不是专有你的林和靖,

  但我怎能禁制得不爱你呢?

  梅花,放鹤亭畔的梅花呀!

  我虽然不能移植你在庭园中,

  但我怎能禁制得不爱你呢?

  梅花,放鹤亭畔的梅花呀!

  我虽然明知你是不能爱我的,

  但我怎能禁制得不爱你呢?

  21日夜

  第四首

  湖水是那么澄净,

  梅影是那么静凝,

  我的心旌呀,

  你怎么这般摇震?

  我已枯槁了多少年辰,

  我已诀别了我的青春,

  我的心旌呀,

  你怎么这般摇震?

  我是凭倚在孤山的水亭,

  她是伫立在亭外的水滨,

  我的心旌呀,

  你怎么这般摇震?

  21日夜

  第十六首

  春莺曲

  姑娘呀,啊,姑娘,

  你真是慧心的姑娘!

  你赠我的这枝梅花

  这样的晕红呀,清香!

  这清香怕不是梅花所有?

  这清香怕吐自你的心头?

  这清香敌赛过百壶春酒。

  这清香战颤了我的诗喉。

  啊,姑娘呀,你便是这花中魁首,

  这朵朵的花上我看出你的灵眸。

  我深深地吮吸着你的芳心,

  我想吞下呀,但又不忍动口。

  啊,姑娘呀,我是死也甘休,

  我假如是要死的时候,

  啊,我假如是要死的时候,

  我要把这枝花吞进心头!

  在那时,啊,姑娘呀,

  请把我运到你西湖边上,

  或者是葬在灵峰,

  或者是放鹤亭旁。

  在那时梅花在我的尸中

  会结成五个梅子,

  梅子再迸成梅林,

  啊,我真是永远不死!

  在那时,啊,姑娘呀,

  你请提着琴来,

  我要应着你清缭的琴音,

  尽量地把梅花乱开!

  在那时,有识趣的春风,

  把梅花吹集成一座花冢,

  你便和你的提琴

  永远弹弄在我的花中。

  在那时,遍宇都是幽香,

  遍宇都是清响,

  我们俩藏在暗中,

  黄莺儿飞来欣赏。

  黄莺儿唱着欢歌,

  歌声是赞扬你我,

  我便在花中暗笑,

  你便在琴上相和。

  (莺之歌)

  “前几年有位姑娘

  兴来时到灵峰去过,

  灵峰上开满了梅花,

  她摘了花儿五朵。

  她把花穿在针上,

  寄给了一位诗人,

  那诗人真是痴心,

  吞了花便丢了性命。

  自从那诗人死后,

  经过了几度春秋,

  他尸骸葬在灵峰,

  又迸成一座梅薮。

  那姑娘到了春来,

  来到他墓前吊扫,

  梅上已缀着花苞,

  墓上还未生春草。

  那姑娘站在墓前,

  把提琴弹了几声,

  刚好才弹了几声,

  梅花儿都已破绽。

  清香在树上飘扬,

  琴弦在树下铿锵,

  忽然间一阵狂风,

  不见了弹琴的姑娘。

  风过后一片残红,

  把孤坟化成了花冢,

  不见了弹琴的姑娘,

  琴却在冢中弹弄。”

  (尾声)

  啊,我真个有那样的时辰,

  我此时便想死去,

  你如能恕我的痴求,

  你请快来呀收殓我的遗尸!

  3日

  第十七首

  我苦醉了终宵,我也苦睡了中宵,

  无端地又牵惹了一天的烦恼——

  啊,姑娘呀,不料你晨来却早!

  见你面,便禁不着向你相告:

  “啊,我昨宵是真真醉了!”

  啊,你回答我的呀,那嫣然一笑!

  我把行期改到了明朝,

  专是为的你呀,你知不知道?

  我的痴心,嗳,实想在西湖终老。

  月轮对着梅花有如渊的怀抱。

  欲诉,又碍着星星作扰。

  如今是花信已遥,月也瘦了。

  4日晨

  第十八首

  我看她这回的来信

  少称了几声“先生”,

  啊,我可爱的呀,我的生命,

  我谢你未把我当作老人!

  我虽然早生了十年,

  我的青春纵去也还未远;

  去年开罢了的蔷薇花

  还得在今年再见。

  我的花要永远为你畅开,

  我常住的青春已经再来,

  我不稀罕他诗圣们的襟怀,

  我也不叹诉我的生沦苦海。

  啊,我的生命呀,我的可爱,

  我的心花要永远为你畅开。

  你少称了我几声“先生”呀,

  啊,我是哟,多么愉快!

  5日午

  第二十八首

  我凭依着南窗远望,

  西方的天际一抹斜阳,

  那儿是蔷薇花的故乡,

  那儿有金色的明星徜徉。

  晚风哟,你是这样的清凉,

  少时顷你会吹到那西湖边上,

  你假如遇着了我那姑娘,

  你请道我呀平安无恙。

  16日暮

  第二十九首

  我又等了呀许久,许久!

  你说你无论怎么事忙,

  也要写给我一行,两行,

  你怎么又不肯遵守?

  你是要等到夜深才写?

  你是怕在人的面前,

  使你的心机被人看见?

  或者你还是要等到星期?

  我心想到西湖的计划,

  我现在已决心抛弃,

  我怕的是见了你时,

  我们的心情反要破卦。

  你赠我的梅花已经枯了,

  我暗暗地生出了几分哀想;

  幸好有袅袅的余香

  到如今还未尽消。

  啊,人是同这梅花一样,

  纵使是临到春来,

  又赢得一番的花开,

  但我试问是谁能久长?

  姑娘呀,你既是司春的女神,

  为甚又吝惜你的和风,

  使我常常地被冰霜抱拥,

  开不出繁茂的花英?

  这无限的焦情向谁解道?

  我整日地翘望着远方,

  我翘望着我心爱的姑娘,

  啊,我是怎能呀化只飞鸟?

  20日晨

  第三十八首

  啊,姑娘哟,我是爱你,

  比爱我肉身的妹妹还要强烈,

  你想来是早已知道,

  你不会是不知道的。

  但你总冷冷清清,

  决不曾说到这件事来,

  假如你明说是不爱我时,

  也是有一个“爱”字存在。

  啊,你何苦定要那样牵延,

  使我如油锅上的蚂蚁旋转?

  我望你大开你的心门,

  你到底是敢也不敢?

  我想你深邃的心中

  断不会只有一枝枯花,

  我想你受着春风的爱种

  断不会永不抽芽。

  你假如是全不爱我,

  何苦又叫我哥哥?

  你假如是有些爱我,

  何苦又只叫哥哥?

  像这样半冷不温,

  实在是令人难受。

  我与其喝碗豆浆,

  我情愿喝杯毒酒。

  要冷你就冷如坚冰,

  要热你就热到沸腾,

  我纵横是已经焦死,

  你冰也冰不到我的寸心。

  好吧,你究竟是甚么心肠,

  你请放着胆儿呀向我明讲!

  我是并不怕你说不爱我的,

  你大胆地讲吧,我的姑娘!

  24日夜

  第三十九首

  我羡你青年脸上的红霞,

  我羡你沉醉春风的桃花,

  我怨你怪不容情的明镜呀,

  我见你便只好徒伤老大。

  啊,我这眼畔的绉纹!

  啊,我这脸上的灰青!

  我昨天还好像是个少年,

  却怎么便到了这样的颓龄!

  啊,我假如再迟生几时,

  她或许会生她的爱意,

  我与其听她叫我哥哥,

  我宁肯听她叫我弟弟。

  不可再来的青春哟,啊,

  你已被吹到荒郊去了。

  不肯容情的明镜哟,啊,

  你何苦定要向我冷嘲!

  27日夜

  第四十首

  我自家掘就了一个深坑,

  我自家走到这坑底横陈;

  我把了些砂石来自行掩埋,

  我那知有人来在我尸头蹂躏。

  他剥去了我身上的一件尸衣,

  他穿去会我那杀死我的爱人,

  我待愈的心伤又被春风吹破,

  我冰冷冷地睡在墓中痛醒。

  28日夜

  第四十二首

  昨夜里临到了黎明时分,

  我看见她最后的一封信来。

  那信里夹着许多的空行,

  我读后感觉着异常惊怪。

  她说道:“哥哥哟,你在……

  啊,其实呀,我也是在……

  我所以总不肯说出口来。

  是因为我深怕使你悲哀。

  到如今你既是那么烦恼,

  哥哥哟,我不妨直率地对你相告:

  我今后是已经矢志独身,

  这是我对你的惟一的酬报……”

  啊,可惜我还不曾把信看完,

  意外的欢娱惊启了我的梦眼:

  我醒来向我的四周看时,

  一个破了的花瓶倒在墓前。

  30日晨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不俗气祝新婚的朋友圈

郭沫若《瓶(选十三首)》原文欣赏

形容冬日早上暖阳的唯美句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评论列表(共5条评论):

  • 栋以南     发布于 2021-05-29 01:48:20  回复该评论
  • 梦眼:  我醒来向我的四周看时,  一个破了的花瓶倒在墓前。  30日晨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 浦雅昶     发布于 2021-05-29 01:48:20  回复该评论
  • ,我这眼畔的绉纹!  啊,我这脸上的灰青!  我昨天还好像是个少年,  却怎么便到了这样的颓龄!  啊,我假如再迟生几时,  她或许会生她的爱意,  我与其听她叫我哥哥,  我宁肯听她叫我弟弟。  不可再来的青春哟,啊,  你已被吹到荒郊去了。  不肯容情的明镜哟
  • 翁凯捷     发布于 2021-06-04 14:02:54  回复该评论
  • 记不分明。  我们同立过放鹤亭畔的梅荫,  我们又同饮过抱朴庐内的芳茗。  宝叔山上的崖石过于嶙峋,  我还牵持过她那凝脂的手颈。  她披的是深蓝色的绒线披巾,  有好几次被牵挂着不易进行,  我还幻想过,是那些痴情的荒荆,  扭着她,想和她常常亲近。  啊,我怎么总把她记不分明!  她
  • 平莺     发布于 2021-06-04 14:02:54  回复该评论
  • 纵横是已经焦死,  你冰也冰不到我的寸心。  好吧,你究竟是甚么心肠,  你请放着胆儿呀向我明讲!  我是并不怕你说不爱我的,  你大胆地讲吧,我的姑娘!  24日夜
  • 修雅     发布于 2021-06-04 14:02:54  回复该评论
  •   瓶(选十三首)  第一首  静静地,静静地,闭上我的眼睛,  把她的模样儿慢慢地,慢慢地记省——  她的发辫上有一个琥珀的别针,  几颗璀璨的钻珠儿在那针上反映。  她的额沿上蓄着有刘海几分,  总爱俯视的眼睛不肯十分看人。  她的脸色呀,是的,是白皙而丰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