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正文

聊斋志异《胡氏》原文、翻译及赏析

  聊斋志异《胡氏》原文

  直隶有巨家(1),欲延师(2)。忽一秀才,踵门自荐。主人延入(3)。词语开爽(4),遂相知悦。秀才自言胡氏,遂纳贽馆之(5)。胡课业良勤(6),淹洽非下士等(7)。然时出游,辄昏夜始归;扃闭俨然(8),不闻款叩而已在室中矣。遂相惊以狐。然察胡意固不恶,优重之(9),不以怪异废礼。

  胡知主人有女,求为姻好,屡示意,主人伪不解。一日,胡假而去(10)。次日,有客来谒,絷黑卫于门(11)。主人逆而入。年五十余,衣履鲜洁,意甚恬雅(12)。既坐,自达(13),始知为胡氏作冰(14)。主人默然,良久曰:“仆与胡先生,交已莫逆(15),何必婚姻?且息女已许字矣(16)。烦代谢先生。”客曰:“确知令媛待聘,何拒之深?”再三言之,而主人不可。客有惭色,曰:“胡亦世族,何遽不如先生?”主人直告曰:“实无他意,但恶非其类耳。”客闻之怒;主人亦怒,相侵益亟。客起,抓主人。主人命家人杖逐之,客乃遁。遗其驴,视之,毛黑色,批耳修尾(17),大物也。牵之不动,驱之则随手而蹶,喓喓然草虫耳(18)。

  主人以其言忿,知必相仇,戒备之。次日,果有狐兵大至:或骑或步,或戈或弩(19),马嘶人沸,声势汹汹。主人不敢出。狐声言火屋,主人益惧。有健者,率家人噪出,飞石施箭,两相冲击,互有夷伤(20)。狐渐靡(21),纷纷引去。遗刀地上,亮如霜雪;近拾之,则高粱叶也。众笑曰:“技止此耳(22)。”然恐其复至,益备之。明 日,众方聚语,忽一巨人自天而降:高丈余,身横数尺;挥大刀如门,逐人而杀。群操矢石乱击之,颠踣而毙(23),则刍灵耳(24)。众益易之(25)。狐三日不复来,众亦少懈。主人适登厕,俄见狐兵,张弓挟矢而至,乱射之;集矢于臀。大惧,急喊众奔斗,狐方去。拔矢视之,皆蒿梗。如此月余,去来不常,虽不甚害,而日日戒严(26),主人患苦之。

  一日,胡生率众至。主人身出,胡望见,避于众中。主人呼之,不得已,乃出。主人曰:“仆自谓无失礼于先生,何故兴戎(27)?”群狐欲射,胡止之。主人近握其手,邀入故斋,置酒相款。从容曰:“先生达人(28),当相见谅。以我情好,宁不乐附婚姻?但先生车马、宫室,多不与人同,弱女相从,即先生当知其不可。且谚云:‘瓜果之生摘者,不适于口(29)。’先生何取焉(30)?”胡大惭。主人曰:“无伤,旧好故在。如不以尘浊见弃,在门墙之幼子(31),年十五矣,愿得坦腹床下(32)。不知有相若者否?”胡喜曰:“仆有弱妹,少公子一岁,颇不陋劣。以奉箕帚,如何?”主人起拜,胡答拜。于是酬酢甚欢,前郤俱忘(33)。命罗酒浆,遍犒从者(34),上下欢慰。乃详问居里,将以奠雁(35)。胡辞之。日暮继烛,醺醉乃去。由是遂安。

  年余,胡不至。或疑其约妄,而主人坚待之。又半年,胡忽至。既道温凉已(36),乃曰:“妹子长成矣。请卜良辰(37),遣事翁姑(38)。”主人喜,即同定期而去。至夜,果有舆马送新妇至。奁妆丰盛,设室中几满。新妇见姑嫜,温丽异常。主人大喜。胡生与一弟来送女,谈吐俱风雅,又善饮。天明乃去。新妇且能预知年岁丰凶(39),故谋生之计,皆取则焉(40)。胡生兄弟以及胡媪,时来望女,人人皆见之。

  聊斋志异《胡氏》原文、翻译及赏析

  聊斋志异《胡氏》翻译

  河北省有一个大户人家,想请一名教书先生。忽然来了一个秀才,找上门来推荐自己。主人就请他进来谈。此人说话开朗直爽,主客谈得很投机。秀才自我介绍姓胡。主人便聘请他来家教书。

  胡氏教书很勤苦,学识也很渊博,比一般教书先生好得多。就是好出馆游玩,并且常常深夜才回来。大门关着,不听见敲门,人已进屋了。于是家人都怀疑他是狐。但仔细观察,又看不出他有什么恶意,所以主人仍然按常礼对待他,不因他是狐而怠慢。

  胡氏知道主人有一个女儿,想向主人求婚,几次向主人示意,主人都佯装不懂。有一天,胡氏向主人说要出去办点事,主人同意后他便走了。第二天,有个客人来拜访主人,拴一头黑驴在门外。主人请他进屋,这人年约五十多岁,衣服鞋袜光鲜洁净,谈吐风雅。宾主落坐后,来人才说明是给胡氏提亲的。主人听了沉默很久才说:“我与胡先生已是莫逆之交,何必非成为亲戚不可呢?况且小女已许配人家了,请代我转告先生婉谢他的好意。”客人说:“我知道女公子并没许亲,何必这样坚决推辞呢?”客人再三恳求,主人执意不肯。客人有些不高兴地说:“胡先生也是世家大族,怎么就配不上你家呢?”主人就直截了当地说:“实话实说吧!因为我们不是同类。”客人听了大怒,主人也生了气,两人争吵起来。客人立起用手抓主人,主人就命家人用棍子把他打了出去。客人驴子也没骑,就跑了。众人见这驴毛是黑的,长着大耳朵,长尾巴,个头很大,可是牵它不动;一赶它,驴就随手倒下了,却是个正在鸣叫的草虫。

  主人因为客人走时很气愤,估计肯定回来报复,所以叫家人作了戒备。第二天果然有大批狐兵来侵犯。有骑兵,还有步兵;有持戈的,有拿弓箭的。人喊马叫,声势浩大。主人不敢出去。狐兵扬言要用火烧屋,主人越发害怕。这时,有个大胆的家人带领大伙叫喊着冲了出去,两相撕打,飞石放箭,各有伤亡。狐兵渐渐败退,纷纷逃走,丢弃了一些刀剑在地上,亮如霜,走近拾起一看,都是些高粱叶子。众人笑着说:“就是这么大本事吗?”但仍怕它们再来,加强了戒备。

  第三天,家人正聚集在一起议论,忽见一个巨人从天而降,高一丈多,身粗好几尺,挥舞着一把像门扇一样的大刀,追着众人砍杀。众人一见便拿石块打他,放箭射他,一打那巨人就倒下死了。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用草扎的哀杖。众人更加不怕狐兵了。

  这一仗后,狐兵三天没再来,家人们也稍有懈怠。一天主人正上厕所,忽见狐兵朝他乱箭射来,都射到他的腚上。主人大叫,命家人来反击,狐兵才退去。主人拔出腚上的箭一看,竟是些黄蒿杆子。以后月余,小规模的经常打来打去,虽无有什么大害,却也日夜不宁,需要天天防范,主人很是苦恼。

  一天,胡氏亲自带狐兵来犯。主人也亲自出面。胡氏见主人出来了,有点不好意思,就躲在众狐后面。主人叫他,他才出来相见。主人对他说:“我自认为没有对你失礼的地方,为什么三番五次兴兵动众来扰乱我?”众狐正要朝主人放箭,胡氏立即制止住。主人便走向前去握住胡氏的手,请他进屋,并设宴款待。主人从容地说:“先生是明白人,一定能理解。以我们之间的友情,我能不愿与你结亲吗?可是先生的房子,车马,都不与我们人类一样,小女嫁过去,先生也会认为不合适。况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先生看怎么好呢?”胡氏觉得很惭愧。主人又说:“没有关系,咱们交情仍在。你若不嫌我们是尘俗之辈,我有个小儿子,今 年才十五六岁,愿与你们结亲,不知有合适的女孩子没有?”胡氏高兴地说:“我有个小妹妹,年纪比小公子小一岁,长得很不丑,愿嫁给小公子,不知同意吗?”主人起身拜谢,胡氏也答拜。于是饮酒谈心,以前的不快顿时消除。主人又命家人摆酒招待同来的狐兵。上下人等皆大欢喜。接着又问胡住在哪里,准备去纳聘礼。胡氏谢绝了,说日后自会送来。一直喝到黄昏,胡氏才大醉而归。从此后主人家才安安静静地过日子。

  一年的工夫过去了,胡氏一直没有来。主人怀疑他忘记了婚约,但还是坚持等着。又过了半年,胡氏忽然来了,互道寒暄以后,胡氏说:“小妹已长大成人,请你选个吉日过门成亲,好来侍奉公婆。”主人大喜,随即一同定了日子准备成亲。

  到了那天夜里,果然有车马人等来送新人,新娘的嫁妆非常丰盛,摆了满满一新房。新娘美丽异常,见了公婆温顺有礼。主人夫妇极为高兴。胡氏与一个弟弟来送亲,弟弟的言谈举止也很风雅,饮酒海 量,兄弟二人一直喝到天明才走。

  新娘进门后,能预知年成丰歉,平时公婆都听她的主意居家过日子。胡氏兄弟及亲家婆,还时常来走亲戚,人人都见过他们。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简短文艺小清新文案

聊斋志异《胡氏》原文、翻译及赏析

《赛马娘手游》乌拉拉支援卡效果翻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评论列表(共4条评论):

  • 盍念雁     发布于 2021-05-26 09:29:43  回复该评论
  • 预知年成丰歉,平时公婆都听她的主意居家过日子。胡氏兄弟及亲家婆,还时常来走亲戚,人人都见过他们。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 郑广     发布于 2021-05-26 09:29:43  回复该评论
  •   聊斋志异《胡氏》原文  直隶有巨家(1),欲延师(2)。忽一秀才,踵门自荐。主人延入(3)。词语开爽(4),遂相知悦。秀才自言胡氏,遂纳贽馆之(5)。胡课业良勤(6),淹洽非下士等(7)。然时出游,辄昏夜始归;扃闭俨然(8),不闻款叩而已在
  • 东蕴美     发布于 2021-05-26 09:29:43  回复该评论
  • ,有个客人来拜访主人,拴一头黑驴在门外。主人请他进屋,这人年约五十多岁,衣服鞋袜光鲜洁净,谈吐风雅。宾主落坐后,来人才说明是给胡氏提亲的。主人听了沉默很久才说:“我与胡先生已是莫逆之交,何必非成为亲戚
  • 贯冰夏     发布于 2021-05-26 09:29:43  回复该评论
  • 主人执意不肯。客人有些不高兴地说:“胡先生也是世家大族,怎么就配不上你家呢?”主人就直截了当地说:“实话实说吧!因为我们不是同类。”客人听了大怒,主人也生了气,两人争吵起来。客人立起用手抓主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