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 正文

李秀成是如何死的,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下落成谜

  李秀成是如何死的 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下落成谜?

  “小王子”夜话天京城破真相

  1939年冬,时任国民党江苏省民政厅厅长、徐海行署主任的王公玙在江苏灌云、涟水、沭阳交界处的六塘河一带与日军“游击”。一天,夜宿一位老农家,主人拿出讲述太平天国故事的《洪杨演义》供他消遣。谈及李秀成时,老农一语惊人:

  “忠王李秀成就是我们海州(江苏连云港市的旧称)人,他的儿子李学富,多少年来,人称‘小王子’,在我们这一带当兽医,和他父亲李秀成一样,都会针灸。不信,你问赵大庄私塾先生‘徐大爹’!”

  不久,王公玙住进赵大庄私塾,徐大爹派人用独轮车接来已经84岁的“小王子”李学富,与王公玙围着一个火盆长谈。

  李学富为李秀成的镇江籍小妾所生,在忠王府里生活到9岁,亲见过洪秀全以及他的儿子洪天贵福。曾国藩上报清廷称“幼逆”“洪福瑱”,实为“洪福真王”(洪天贵福的玺文)之误。“小王子”的话,后被在英国专研历史的肖一山先生从存在英国的档案中得到确证。

  “小王子”的惊人之语还在于,他说太平天国首都天京(南京)城破,是曾国荃与李秀成的共谋和默契,即“九帅(曾国藩之九弟曾国荃)全其功;忠王全其忠。”因为曾国荃久攻天京不下,朝廷有意派李鸿章协攻,曾氏兄弟怕人抢功,更加急于攻入天京。于是,曾国荃乘李秀成的妻舅宋永祺入曾氏大营探听军情之际,要宋转告忠王:只要让出天京,什么条件,皆可商量。忠王得知后审时度势,认为天京城破,只是时间问题。而城内严重缺粮,如果坚持下去,军民必然遭殃。曾、李双方均为汉人,不应自相残杀。于是,提出两点要求:一是清军入城不得烧杀、伤害百姓;二是容幼天王洪天贵福出城,不得追赶。

  李学富告诉王公玙,为掩盖实情,天京城是清军入城后补轰的。李秀成先安排家将带着“小王子”潜逃出城,径去海州家乡硕项湖滩藏伏,自己带着洪天贵福冲出城墙缺口。后来得悉入城的清军背信而无恶不作,后悔不迭,而洪天贵福也被冲散不知下落……绝望之下,李秀成想在一间破庙里自杀,被乡民发现阻止,终因陶大来告密,被清军萧孚泗部俘获。

  QQ截图20160324141922.png

  李秀成被曾氏兄弟送回原籍隐居?

  “小王子”说,李秀成被俘,出乎曾氏兄弟意外,打乱了原来达成的默契和计划。只好一面上奏朝廷,扬言要严刑拷问,“槛送京师”;一面嘱李秀成不要在供状上写明自己是海州人,只写参加起义时寄居广西,为日后安排李秀成逃往海州家乡作掩护。

  曾国荃为了进一步造舆论以瞒人耳目,审讯时,“置刀锥刑具于忠王前”,声称要“凌迟处死”李秀成。

  经过曾氏兄弟的密商,又上奏朝廷,谎称李秀成的“党羽尚坚”,“民心未去”,押送不安全,要将李秀成于同治三年(1864)七月初六“就地正法”。实际上,李秀成被曾氏兄弟偷天换日,送回原籍,与先行逃出的“小王子”一起隐居于家乡。

  本来,在曾氏兄弟攻破天京及处置李秀成的问题上,就存在着诸多疑点,为研究太平天国的史家所不解。如:天京城墙轰破后“一饭顷”的短暂时间,清军已登上城内的制高点——“旗帜满山”,好像清军在城墙轰破之前早已入城;入城后,知李秀成逃逸,幕僚赵烈文摇醒已睡的曾国荃,要曾追捕,曾竟“摇首不答”、“不以为然”,依“小王子”所说,则明显是希望李秀成逃离;李秀成被捕受审时,作为一位三军主帅,曾国荃居然不顾粗暴失态,“亲用刀锥刺其股”;李秀成被擒已经上报,朝野均要求“押解来京”,曾氏兄弟却又抗旨,不“槛送京师”,突然改为“就地正法”;曾氏攻克“匪巢”,建立奇功,最终反受朝廷责难……凡此,皆成为太平天国史的疑案。但是,依“小王子”向王公玙讲述的“真情”,这些疑点皆可迎刃而解,令人恍然大悟。

  李秀成之所以要求回海州原籍,是因为其幼年入青帮,在海州的辈分很高,备受拥戴。李秀成潜回故里后,隐姓埋名,沭阳城内的“恒顺公”皮货店即与李秀成家有关,而李秀成的旧营生就是贩马和跑关东贩皮货。

  据“小王子”称,李秀成的归隐之地,是在硕项湖滩。硕项湖,据《海州志》:“在州治南一百四十五里,其界,安东(今涟水)、沭阳共得三分之一,海州得三分二。南岗镇(今连云港市灌云县南岗乡)居湖西,新安镇(今连云港市灌南县新安镇)居湖东南……康熙十六、七年,黄河决,湖地稍淤。”

  文献资料印证“小王子”之言

  “小王子”李学富与王公玙拥炉夜话,但拒绝说出自己的住址,谈话结束之后,被徐大爹派人用独轮车连夜送回三十多里外的家。王公玙在其回忆文章中写道,根据“小王子”乘坐的交通工具和往返时间推断,他的住处正是赵大庄东南35里的硕项湖滩。

  谈话中,“小王子”声色谦谨,毫无冒名邀功、招摇炫耀之意,甚而自惭形秽。王公玙虽然认定他谈话的真实性,但因处于特殊时期,又急于去江苏兴化,使再访“小王子”的打算没有机会实现。此后30多年,王公玙经过研究,于1977年发表《李秀成伏诛之谜揭秘》一文。

  王公玙通过查证“官书”及江西巡抚沈葆桢上报曾国藩时将“洪福真王”误为“洪福瑱”的文献载录,确认洪天贵福的玺文“洪福真王”中,“真王”二字由右向左书刻,导致沈葆桢、曾国藩的误识,足见李学富所述之真。李学富自称曾亲眼见到过来忠王府的天王和洪天贵福,对洪天贵福的好色无德极其反感等情况以及忠王府在清凉山下龙蟠里等细节的讲述,均与相关文献记录的史实无悖,更与沈懋良的《江南春梦笔记》所载完全相符:“幼逆(指洪天贵福)之好淫,无复人理,处子自十岁左右为所逼死者不可数计……”

  “小王子”李学富说,天京城破之前一日,由于曾氏兄弟与李秀成达成默契,曾以运粮为名接应一股清军提前入城一事,也从洪仁玕的自述中得到印证:“除曾国藩在天京上游之战船外,尚有一队在下游出现……因我们反可藉彼等之力,而得米盐之接济也。”

  “小王子”说城墙是清兵入城后补轰的,也从清军帅府幕僚的日记中得到旁证:六月十六日城破,清军却“至次日午前方填入火药”,该幕僚从望远镜中窥视,清军登山之神速,令人生疑,所以才在日记中详加记述。

  QQ截图20160324141943.png

  李秀成在天京的忠王府的位置,极少有文献能够指明,而“小王子”所说则确指忠王府在清凉山下龙蟠里,此在英国人富礼赐的《天京游记》中又得到了印证:“离旧府约一里半,工程已大部完成。”除英国人的游记外,也只有李秀成的供状中提及忠王府在清凉山,如果李学富不是住过忠王府的“小王子”,又无从了解英国人或李秀成的文字,他不可能确指忠王府位置的。

  王公玙经过查证后还认为,洪秀全的形象、死因(吞金而不是吞药)以及洪氏和李秀成的子系情况,李学富所称,是最接近事实的讲述。

  李园,昔日的豪门大院?

  王公玙的文章当时在台湾引起多方关注。在出版界、教育界、新闻界的帮助下,王公玙曾邀请各方人士在台北举行了一次“李秀成原籍质证座谈会”。

  其中有一位戴长华先生认为,李秀成的原籍在灌云、沭阳、涟水交界处的硕项湖李恒庄和汉坊镇的李园一带。查汉坊镇,即《嘉庆海州直隶州志》在《建置?保甲》里所记载的“北路七镇:汉坊镇,去治北二十里”,与今天的连云港市东海县接壤。志书中还强调:“与硕项、青伊诸湖相连者,岁有水患……辄有掖刀暴客,为政者当先威而后惠也。”果然是一个诞生农民起义领袖的环境。

  戴长华的家乡戴湾子,距李园咫尺之遥,幼年就知道李园是一个荒废了的大户人家住宅,占地200余亩。四周有水圩和钢棘刺网环绕防护。其间老树成林,草木荫深,四五道天井的砖瓦房舍,房顶上还布有各种脊兽。虽然梁椽颓败,但豪门的气势尚在。当地老人指称是凶宅,不允许孩子靠近。

  戴长华说,戴、李两家有姻亲关系,他经常听戴家长辈谈李家的故事,然而,一旦谈到忠王的事,总是闪烁其词,不能自圆其说。李氏子孙来李园后面的祖茔祭扫时,多寄宿戴家,却极少谈忠王事。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年月里,都怕牵涉“叛逆”,惹出麻烦。

  与会者还指出“李秀成亲供手迹”中有许多海州地区的方言。此外,清末民初,海州地区的民间武装,流行一种新型枪支,俗称“小油条”,用全钢制造,使用来福枪子弹。有人认为是英国人戈登的“洋枪队”所用过的。知悉内情和拥有“小油条”的人都知道,是老王爷(忠王)给的。参阅李秀成的供词,有他曾专门去香港买洋枪的内容。座谈会与会人士认为,“小油条”也应是李秀成身世与海州相关联的一项实物佐证。

  尽管如此,李秀成的去向和太平天国首都城破之因未得到史学专家的一致认可,因此,这还需我们不断地发掘探索,期待有新的证据破解这个疑团。

唐朝开国宰相裴寂,裴寂为什么要杀刘文静

李秀成是如何死的,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下落成谜

阳光小清新正能量句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评论列表(共5条评论):

  • 稽诗柳     发布于 2021-06-30 00:22:19  回复该评论
  • 得烧杀、伤害百姓;二是容幼天王洪天贵福出城,不得追赶。  李学富告诉王公玙,为掩盖实情,天京城是清军入城后补轰的。李秀成先安排家将带着“小王子”潜逃出城,径去海州家乡硕项湖滩藏伏,自己带着洪天贵福冲出城墙缺口。后来得悉入城的清军背信而无恶不作,后悔不迭,而洪天贵福也
  • 郑广     发布于 2021-06-30 00:22:19  回复该评论
  •   李秀成是如何死的 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下落成谜?  “小王子”夜话天京城破真相  1939年冬,时任国民党江苏省民政厅厅长、徐海行署主任的王公玙在江苏灌云、涟水、沭阳交界处的六塘河一带与日军“游击”。一天,夜宿一位老农家,主人拿出讲述太平天国故事的《洪杨演义》供他消遣。谈及李秀成
  • 扬冰菱     发布于 2021-06-30 00:22:19  回复该评论
  • 亲眼见到过来忠王府的天王和洪天贵福,对洪天贵福的好色无德极其反感等情况以及忠王府在清凉山下龙蟠里等细节的讲述,均与相关文献记录的史实无悖,更与沈懋良的《江南春梦笔记》所载完全相符:“幼逆(指洪天贵福)之好淫,无复人理,处子自十岁左右为所逼死者不
  • 南宫玲然     发布于 2021-06-30 08:03:16  回复该评论
  • 成被擒已经上报,朝野均要求“押解来京”,曾氏兄弟却又抗旨,不“槛送京师”,突然改为“就地正法”;曾氏攻克“匪巢”,建立奇功,最终反受朝廷责难……凡此,皆成为太平天国史的疑案。但是,依“小王子”向王公玙讲述的“真情”,这些疑点皆
  • 蓟鸿朗     发布于 2021-06-30 08:03:16  回复该评论
  • 被俘,出乎曾氏兄弟意外,打乱了原来达成的默契和计划。只好一面上奏朝廷,扬言要严刑拷问,“槛送京师”;一面嘱李秀成不要在供状上写明自己是海州人,只写参加起义时寄居广西,为日后安排李秀成逃往海州家乡作掩护。  曾国荃为了进一步造舆论以瞒人耳目,审讯时,“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