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 正文

叛逆者福山太太是坏人吗,福山太太的身份是什么?

  由朱一龙、童瑶主演的电视剧《叛逆者》正在热播,随着剧情的推进,越来越多的角色身份也随之暴露。老纪牺牲之后,朱怡贞和林楠笙便以夫妻的身份继续伪装,而房东福田太太的身份却引起了不少网友的猜测。

  

  剧中,福田太太是一位遗孀,因为腿脚不太方便所以不经常外出,更不经常和外人接触。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林楠笙才愿意租她的房子,从而来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

  虽然林楠笙的安排天衣无缝,但是福山太太的三次试探就让朱怡贞露出了马脚!福山太太热情招待朱怡贞到家中做客,并找机会试图询问他们夫妻的近况,去了哪里游玩?而朱怡贞的回答还算是比较得体。但是当问到关于身世有关的问题时,她的表现却有些过于紧张了。

  朱怡贞的伪装身份是从苏州前来探亲的妻子,但是当福山太太聊到苏州刺绣的时候,她的脸上却露出了茫然的表情,并表示自己不会刺绣。福山太太又问:“那你母亲都绣些什么样式呢?”一句话更是触及到了她的知识盲区,朱怡贞只能谎称母亲去世得太早,早就已经忘记了!

  福山太太对朱怡贞的三次试探,其实已经说明了问题。她从一开始就怀疑朱怡贞和林楠笙并不是普通的夫妻关系,如今朱怡贞支支吾吾的表现让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这些问题看似寻常,但其实最容易让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露出破绽!只能说朱怡贞还是太单纯了,如果福山太太真的是反派的话,那么她和林楠笙假扮夫妻的消息可能早就露馅了!

  不得不说福山太太的确是不简单,轻而易举地就识破了他们假夫妻的身份。当然也有很多网友都很好奇,福山太太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呢?会不会是陈默群派来的间谍呢?太过热情的福山太太反而引起了大家的怀疑。

  其实在原著中,福山太太的身份并非是反派,而是一个很善良的老太太。只不过是因为很少与人接触,所以才会对朱怡贞过分热情。她不仅没有伤害女主,反而在这个阶段给了朱怡贞很多的帮助。

  她教会了朱怡贞如何刺绣,在最关键的时刻,朱怡贞用刺绣的方式来向上级传递情报。由此可见,福山太太的存在还是蛮有价值的。在朱怡贞最颓废、无助的阶段,是她教会了朱怡贞成长。

  当然这只是原著中的剧情,不知道剧版的福山太太会不会有不一样的身份呢?还有一处细节不知道大家发现了没?朱怡贞进入到福山太太家之后,镜头一共给了收音机两次大特写,这个收音机会不会和福山太太的真实身份有关呢?在后面的剧情中,朱怡贞利用与福山太太交流刺绣的借口,其实是蹭这个收音机收听与上级联系。

  有细心地网友发现,收音机上面钟表时间显示的是4点12分,相信观众对于这个时间应该很熟悉吧?还记得前几集中,陈默群给孟安南的怀表就是这个时间,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任何联系呢?难道福山太太真的是陈默群的暗线吗?

  当然也有网友猜测,这个收音机也有可能是朱怡贞与上级取得联系的唯一工具。毕竟综合前面的剧情来看,朱怡贞的业务能力还是蛮不错的。虽然她暂时和林楠笙伪装成假夫妻,但是她的信仰还是不会变。

幸福触手可及周放出车祸是什么时候?周放的结局剧透

叛逆者福山太太是坏人吗,福山太太的身份是什么?

兰心大剧院古谷三郎谁演的,小田切让个人资料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评论列表(共4条评论):

  • 费莫心语     发布于 2021-06-30 05:22:57  回复该评论
  • 以林楠笙才愿意租她的房子,从而来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  虽然林楠笙的安排天衣无缝,但是福山太太的三次试探就让朱怡贞露出了马脚!福山太太热情招待朱怡贞到家中做客,并找机会试图询问他们夫妻的近况,去了哪里游玩?而朱怡贞的回答还算是比较得体。但是当问到关于身世有关的问题时,她的表现却有些过于紧张了。  朱
  • 张初夏     发布于 2021-06-30 05:22:57  回复该评论
  • 起了不少网友的猜测。    剧中,福田太太是一位遗孀,因为腿脚不太方便所以不经常外出,更不经常和外人接触。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林楠笙才愿意租她的房子,从而来隐藏自己的真
  • 有飞鸾     发布于 2021-06-30 05:22:57  回复该评论
  • 在朱怡贞最颓废、无助的阶段,是她教会了朱怡贞成长。  当然这只是原著中的剧情,不知道剧版的福山太太会不会有不一样的身份呢?还有一处细节不知道大家发现了没?朱怡贞进入到福山太太家之后,镜头一共给了收音机两次大特写,这个收音机会不会和福山太
  • 衷花     发布于 2021-06-30 05:22:57  回复该评论
  • 回答还算是比较得体。但是当问到关于身世有关的问题时,她的表现却有些过于紧张了。  朱怡贞的伪装身份是从苏州前来探亲的妻子,但是当福山太太聊到苏州刺绣的时候,她的脸上却露出了茫然的表情,并表示自己不会刺绣。福山太太又问:“那你母亲都绣些什么样式呢?”一句话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