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 正文

国产疫苗究竟能否抵御德尔塔变异毒株?多家厂商回应

  近期以南京为中心、波及全国多地的疫情备受关注,德尔塔变异毒株传播力之强、传播速度之快也更新了人们的认知。对于国产疫苗面对变异毒株的效力问题,来自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科兴生物、智飞生物等国内主要新冠疫苗厂商的负责人29日在接受《环球时报》等媒体采访时回应,他们的疫苗对德尔塔等变异株依然有保护效力。

  自本月20日首次通报阳性病例以来,全国范围内出现的涉及南京禄口机场疫情传播链的感染者已接近200例。一些民众注意到,在南京最初出现的病例中,绝大部分人已接种疫苗,这令人们对疫苗产生了疑虑——它究竟能否抵御住“德尔塔”等变异毒株?

  在外交部国际经济司29日晚主办的新冠疫苗合作企业对话会期间,国药中生董事长杨晓明在接受《环球时报》等媒体采访时回应称,在实验室中,通过将已接种中国生物新冠灭活疫苗人群的血清,与多个新冠病毒变异株进行交叉中和实验后发现,中国生物新冠疫苗对包括德尔塔株在内的4种典型变异株都能实现交叉中和。换句话说,中国生物新冠疫苗仍能提供有效保护。

  本月20日,斯里兰卡一家研究机构发布的一份针对中国生物新冠疫苗有效性的真实世界保护力研究报告显示,该疫苗对于目前流行的变异株德尔塔毒株和贝塔毒株抗体水平与自然感染形成免疫后的水平相似,与最先在中国流行的新冠病毒毒株相比,疫苗接种者对德尔塔毒株的抗体滴度只下降了1.38倍,中国生物新冠疫苗对于德尔塔株仍具有较好的保护效力。

  科兴生物首席商务官杨光当日也表示,科兴目前已经获得德尔塔、贝塔和伽马株的样本,通过将接种科兴疫苗的受试者血清与不同病毒株进行中和试验,看到了显著效果。杨光补充称,科兴疫苗在拉美地区已得到大规模使用,智利发表的大规模真实世界研究表明,科兴疫苗在伽马株流行的地区是有明显保护作用的,而科兴在对德尔塔株的血清中和抗体研究中,也看到了与伽马株类似的试验结果。

  智飞龙科马公司生产的重组蛋白新冠疫苗已在国内使用超过1.5亿剂次,且出口至乌兹别克斯坦等国。智飞生物公司副董事长蒋凌峰29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虽然相比原始毒株,智飞疫苗对德尔塔等变异株的保护效力有一定程度下降,但差异很小。从实验室数据看,疫苗对德尔塔变异株的保护效果还是值得期待的。

  来自新冠病毒变异株的挑战已得到各疫苗厂商的重视,相关研究工作均在进行之中。杨晓明介绍称,中国生物一直在密切观察新冠病毒的变异情况,也会及时针对病毒变异在疫苗研发以及生产供应进行策略上的调整。中国生物针对南非发现变异株的灭活疫苗研发正在进行中,目前处于动物实验阶段。针对德尔塔变异株的灭活疫苗也在开发中。在其他技术路线上,针对变异株的重组蛋白疫苗、mRNA疫苗研发也都在进行中。

  科兴方面也在针对德尔塔等变异株进行疫苗的生产和研究。杨光表示,目前实验室正在用不同毒株进行研究,目前还处于相比较早期阶段。至于未来是否会生产多联或多价新冠疫苗,杨光对《环球时报》记者回应称,存在相关的研发空间。

  在关注变异株对疫苗效力影响的同时,一些在半年前甚至更早时间接种疫苗的民众开始关心,是否需要进行加强针接种?在《环球时报》记者问及这一问题时,杨晓明回应称,国药中生疫苗从临床试验、紧急使用到附条件上市的免疫程序都是两针。在三期临床试验中已经包括了三针免疫程序的受试组,目前正在观察加强免疫的持久性和抗体水平,相关数据还未出炉。

  科兴近期公布的一项二期临床试验中期结果显示,尽管受试者在接种两剂疫苗6个月后中和抗体水平下降,但两剂疫苗免疫程序产生了良好的免疫记忆,接种第三剂后能够迅速诱导强烈的免疫反应。接种第三剂后28天中和抗体滴度比第二剂后28天中和抗体滴度增加了3-5倍,且第三剂与第二剂间隔时间越长,增长倍数越高。杨光认为,这一研究结果“十分喜人”。但加强针应具体如何应用,需要结合不同国家不同的流行情况和前两针的覆盖率考量。从企业和一些研究者的角度看,还是要先达到前两针疫苗一定的覆盖率,再考虑接种第三针。

  在采访中,杨晓明也呼吁民众“应接尽接”。他表示,临床试验和大人群使用效果显示,国药中生的疫苗具有良好的安全性,有效性也经过了大量人群使用验证。“不接种疫苗,自身所需要承受的风险肯定更高,接种了疫苗就会大幅度的降低感染和转为重症的风险”,杨晓明说。

乐华娱乐辟谣王一博约会网红:驾驶位被马赛克掉的是张艺兴

国产疫苗究竟能否抵御德尔塔变异毒株?多家厂商回应

31省份新增确诊病例64例 其中本土病例21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